亚洲体育现突破 泳池巨星崛起田径飞跃喜人

2014-10-05 09:58:01 新华社

亚洲体育现突破 泳池巨星崛起田径飞跃喜人

  仁川亚运会大幕4日缓缓落下。泳池中萩野公介、宁泽涛一飞冲天,田径场上“归化”选手大出风头,拳击赛场争议不断……亚洲体育总体格局变化不大,但田径、游泳两个基础大项取得重要突破,提升了亚运会的水平。

  中国百余金难掩足、篮之弱

  自1990年亚运会开始,中国代表团就确立了亚运一枝独秀的位置。仁川亚运会上,中国军团再次展示出无可匹敌的综合实力,轻松实现亚运金牌榜首九连冠,151枚金牌、342奖牌的成绩,虽不及上届广州亚运会,但考虑到仁川亚运会项目“瘦身”,金牌和奖牌数量缩水在情理之中。

  中国选手在射击、跳水、乒乓球、羽毛球等传统强项上依然优势明显,田径、射箭等项目实现重大突破。值得欣喜的是,中国半数以上的金牌是由首次参加亚运会的年轻选手获得,为里约奥运培养新人的目标基本实现。其中,宁泽涛、沈铎两位“90后”泳坛小将分别收获四金;三位“90后”神箭手在反曲弓比赛中力克东道主韩国队,又为中国首夺亚运会射箭男团冠军。

  遗憾的是,中国金牌虽丰,但整体成色一般。与奖牌榜上中国军团一骑绝尘形成鲜明对比是中国在三大球项目上一金未得,回到了1974年首次参加亚运会的原点。

  本届亚运会共有37个代表团获得奖牌,比上届多一个;金榜题名的代表团达到28个,为历届亚运会中第二多,仅次于上届的29个。这反映出亚洲体育已在更为众多的国家和地区得到了发展和提高。

  从奖牌分布来看,亚洲体坛总体格局未有大的变化迹象,争夺最为激烈的仍是金牌榜第四至第八位的“第二集团”。本届亚运会,哈萨克斯坦以28金对21金的优势从伊朗手中重新夺回“第二集团”领头羊的位置。中华台北和乌兹别克斯坦则被泰国、朝鲜挤出金牌榜前八名,但第六名与第十名队伍间的金牌仅相差两枚。

  东道主韩国力压日本连续第五次位居亚运金牌榜次席,并在三大球上收获四枚分量十足的金牌。不过,随着东京成功申办2020年奥运会,今后几年日本势必会持续加大体育投入,亚洲体坛第二把交椅的竞争将会变得激烈。

  泳池巨星崛起田径飞跃喜人

  在仁川,以朴泰桓名字命名的游泳馆见证了这位韩国明星的落寞,以及萩野公介、宁泽涛两位新星的冉冉升起。

  孙杨与朴泰桓的对决本是本届亚运会的最大看点。然而,主场作战、重压之下的朴泰桓在7项比赛中一金未得。孙杨虽然在200米自由泳中惜败萩野公介,但在其主项400米、1500米自由泳上成功捍卫霸主地位,迈出重返巅峰的第一步。

  萩野公介在200米自由泳中力压孙、朴二人夺冠,一战成名,后又连入三金,并打破了200米个人混合泳的亚洲纪录。他也当选本届最有价值运动员。

  代表亚洲泳坛未来的还有宁泽涛。21岁的中国小将不仅以破亚洲纪录、今年世界第三的好成绩夺得100米自由泳冠军,还率中国队在4X100米混合泳接力上战胜了24年未曾赢过的日本队。在目前中国体育的巨星真空时代,外形俊朗的宁泽涛日后若能在奥运赛场上摘金夺银,或可成为中国体育的下一张“名片”。

  另一基础大项田径同样涌现不少具有历史意义的突破。卡塔尔选手奥古诺德将男子百米亚洲纪录刷新到9秒93,打开亚洲人以往难以触及的天地;苏炳添、 张培萌领衔的中国队成功卫冕男子4X100米接力,37秒99的新亚洲纪录放到北京和伦敦奥运会也足以排进前三;亚运会“新兵”赵庆刚把男子标枪亚洲纪录提高了1.55米,其89米15的成绩比伦敦奥运会和去年田径世锦赛冠军还好。

  在仁川,14项世界纪录被打破,27项亚洲纪录和88项亚运会纪录被刷新,为近三届亚运会超过和打破各项纪录最多的一次,标志着亚洲体育又大大向前迈进一步。不过,14项世界纪录全部集中在亚洲优势项目举重、射击和射箭。

  游泳和田径分别打破三项亚洲纪录。两个基础大项表现喜人,提升了亚运会的档次,亚运会将因此受到世界更多关注,全亚洲都将从中受益。

  归化、判罚争议多

  仁川亚运会上,“归化”运动员大出风头——尼日利亚出生的奥古诺德不仅打破男子百米亚洲纪录,还轻松实现100米和200米双冠;沉寂了20年之久的男子5000米亚运会纪录,被摩纳哥出生的卡塔尔选手阿尔·穆罕默德提高了12秒多;女子10000米金牌同样是被原籍埃塞俄比亚的阿联酋选手阿丽娅·萨义德夺走。

  据不完全统计,本届亚运会共有近50名“归化”选手,他们对亚运会及亚洲体育的利弊引发争议。支持者认为,他们提升了亚运会的竞技水平,让比赛更精彩,让观众、赞助商的热情与投入更高;反对者担心,一些国家和地区或为追求成绩而无度地砸钱“买”入归化选手,忽视本土人才的培养,此外,亚洲本土选手的表现空间也会被挤占。

  争议判罚引发的风波更大,集中体现在拳击赛场,印度、中国、蒙古国等国选手在对阵东道主时纷纷成为“受害者”,印度女拳手黛维颁奖仪式上不停哭泣并拒收铜牌一幕成为尴尬记忆。不能不提的还有羽毛球“空调问题”。男团比赛中,马来西亚、日本以及中国队在与韩国队交手时,都遭遇空调风向、风速不定的困扰,并质疑组织者有意为之。

  兴奋剂是现代体育的一个顽疾,本届亚运会也没有幸免,到目前为止共查出6例阳性,其中包括中国著名女子链球选手张文秀。这是自1994年广岛亚运会以来首次有中国运动员在国际大型综合运动会上药检未过关。尽管目前尚无法排除张文秀的尿检阳性乃误食被污染的肉制品所致,但这给中国体育再次敲响警钟,反兴奋剂斗争长期而艰巨,必须常抓不懈。

责任编辑: liq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