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媒:仁川亚运喜忧参半 为平昌冬奥敲警钟

2014-10-04 22:20:07 华奥星空

韩媒:仁川亚运喜忧参半 为平昌冬奥敲警钟

  10月4日,2014年仁川亚运会落下帷幕,韩国的《朝鲜日报》盘点了此次亚运会,认为没有出现大的事故,称得上是一届安全的亚运会,但也曝露出低预算带来的运营工作的不完善等诸多问题。

  韩国媒体报道指出,评价一届国际性综合运动会举办是否成功,要看参赛选手的竞技水平、大会的设施、主办城市的市民的参与性、主办国的民众的热情度、为媒体记者营造的环境等几个因素。由亚洲奥林匹克理事会(OCA)的45个成员国和地区参加的本届亚运共产生了17项新的世界纪录,比四年前的广州亚运会(3个新世界纪录)水准要高。仁川市投入2000万美元、用于支援体育弱国的人才、设备和训练系统的“VISION2014”项目也博得了业界人士的好评。参加此次亚运的21个国家和地区的共97名选手得到了这个项目的援助,为土库曼斯坦赢得史上首枚女子柔道项目银牌的巴巴穆拉托娃正是当中的一人。仁川亚运没有出现大的事故,称得上是一届安全的亚运会,但也曝露出低预算带来的运营工作的不完善等诸多问题。

  “节约运营”成功了一半

  仁川亚运的运营费约有4800亿韩元(约27.7亿元人民币),是2010年广州亚运、2006年多哈亚运预算的1/4的程度。组委会的构想是让本届亚运成为经济实惠、高效率运营的亚运会,为其他申办亚运会的发展中国家树立一个榜样。

  虽然包括主会场等诸多体育场馆,都给选手们提供了一个能最大限度发挥竞技水平的环境,但是运动员村和各个场馆之间缺乏有效的交通运输系统:专线巴士的数量很少,而且经常出现没有预告就变更运行时间的情况,让很多选手陷入混乱。

  运动员村的设施也不完善,没有空调这点尤为显著。大会前半段天气炎热,后半段气温骤降——温差变化之大给很多选手带来了不便。组委会因为经费拮据,导致志愿者的教育培训和短期雇佣工作者等方面出现极限,一部分的志愿者比起手上的工作,更热衷于追逐明星选手索要签名和合影。

  门票销售平淡 国民关心度不够

  组委会最初制定的票房目标是350亿韩元(约2亿元人民币),实际售出的门票金额约为270亿韩元(约1.6亿元人民币)。开幕式的门票收入为110亿韩元(约6270万元人民币),10月4日举行的闭幕式收益则预测在50亿韩元(约2850万元人民币)。比赛门票的收入则约有110亿韩元。仁川亚运的整体票房比2002年的釜山亚运大约高出了100亿韩元。

  本届亚运,棒球、足球、游泳、体操等人气选手参赛的项目门票比较走俏。但是能容纳6万人规模的田径竞技场却是一半观众席也填不满。手球比赛的门票虽然卖光了,但观众席也是一片空荡荡的景象。韩国队出场的比赛结束后,观众几乎都走了大半。组委会不得不把门票变更为“全天销售”的形式。很多比赛的门票被主办方发放给相关的企业和团体,想看比赛的一些外国游客通常不能通过电话、网络的方式购票——这也是本届亚运门票销售系统的一大问题。

  以印度女选手拒领铜牌的事件为代表,仁川亚运的很多比赛都出现判罚争议,被外界指责裁判缺乏专业精神、偏袒东道主选手。

  为平昌冬奥积累经验

  仁川亚运会的筹备历程可谓波折重重:申办亚运时的市长、筹备亚运时的市长和举办时的市长——均是不同的人物,所属的政党也跟着变化。这也导致了仁川市政府和组委会的疏通交流不太畅通。不知道责任归咎何方、出现问题时应该怎样去修正,使得运营工作一片混乱。组委会内部也开始反省:“今后举办国际大赛的话,应该启用更多有着丰富专业知识的民间人才”。

  尽管韩国迄今举办过奥运会、世界杯足球赛、亚运会等系列国际性大赛,但运营这些比赛的经验不足的问题充分在仁川亚运显现出来。2018年平昌冬奥会如果要成功的话,必须绵密地研究和反省本届亚运会的问题点。事实上,现在平昌冬奥的筹备工作并不顺利,原定在江陵市建造的速滑场迟迟未开工。距离平昌冬奥开幕仅有3年零5个月,仁川亚运为其敲响了警钟。

责任编辑: 幽影